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

      3. 樂讀窩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樂讀窩 > 科普學習 >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前言 一組令人不安的想法

        書籍名:《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作者:安東尼諾·費羅



        “你還在用躺椅嗎?”

        “假設我們搭伴兒工作怎么樣呢?你向你的患者解釋他們的問題出在哪兒,然后我通過治療來幫助他們?!?br/>
        “醫生,我想談的是我現在的生活。你不會只對過去的事情感興趣吧?”

        每天,無論是在工作還是在拜訪朋友的時候,我都會注意到今天的精神分析是如何被人們看成是一項有些過時的智力活動的,一種懷舊者沉湎其中或者求得反復解剖的怪癖,而他們的生活卻依然如故。

        精神分析,這門我最熱衷的學科,這門傾注了我多年學習、努力和金錢的學科,之所以背負如此強烈的偏見,部分原因確實在于當今社會對傳統的機構失去了耐心,忽視了傳統的方法,接受了那些時髦方法的投懷送抱。不過,精神分析師自身也難辭其咎。

        就像許多革命后來掌握了政權,我們的學科誕生伊始,是以“文化糟粕”的面目示人的——我們為資產階級淑女的性沖動發聲。長期以來,精神分析一直在努力維持自身的創新能量,而現在,許多分析家正在給精神分析帶上一套枷鎖,一套世人非常熟悉的枷鎖,不允許這個學科再繼續“放肆”,擔心它會失去靈魂。這有可能置精神分析于僵化的境地。所以,我們被畫進了諷刺漫畫,不論畫得精確還是荒謬。畫面中那個分析師緘默不語,幾乎要入眠了,而他那可憐的患者兀自泣流成河。

        與此同時,國際精神分析運動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經由與青少年和嬰兒的分析實踐,發展出了新的、更直接的、更通俗的與患者進行分析的方法。同樣地,患有嚴重疾病的患者也在迫使分析師改進、擴展他們的分析工具。

        讓我深感痛心的是,精神分析文化的革新相當緩慢,而外界對這一變化也知之甚少?;蛟S是因為精神分析的接班人很難超越弗洛伊德帶來的珠玉在前的影響,或許是因為精神分析師擔心如果通過大眾媒體、大眾寫作來傳播他們的觀念,會過度簡化他們的概念;不管怎樣,現在許多人認為精神分析是一種蒙著灰塵的怪異之物。

        那么,那些好奇的人們,他們希望遇到一個能夠帶領他們面對恐懼、探索內心世界的人,他們該怎么辦呢?

        那么,那些今天的、明天的新手分析師們又該如何呢?他們希望傾聽來訪者內心的夢,希望接納來訪者,而不是被迫訴諸行為技術。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醫療機構的臨時工作人員或者學生,甚至還在當酒?;蛘叻諉T,他們要上夜班掙錢來支付他們的學習和分析費用,他們只能在白天的有限幾個小時來當治療師;還有那些自由執業的治療師們,他們的患者往往是來了又去(當患者離開治療的時候,你會對自己有許多自我懷疑……)。所有這些人都被一種熱情支撐著,外人很難理解這種熱情。

        這本指南就是獻給這些夢想家的。

        這本書有點像一本指南,又有點像一本輕松戲謔的手冊,讓我們看見一位大師級別的精神分析師的工作中正在發生的事情,這在以前可能是看不到的。

        我有幸成為第一個看到的人。我欣然同意了安東尼諾·費羅(Antonino  Ferro)的點子:把一位新手分析師和一位世界級分析師之間的對話編撰起來,為那些對當代精神分析充滿好奇的人們提供一個觀察的視角。

        老實說,開頭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我該做些什么。

        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來尋找可以請教費羅的種種問題,我手里總是拿著個筆記本。開會的時候,走在街上的時候,和同事們待在一起的時候,我都在琢磨這些問題。有時候,有些問題似乎是些老生常談,都已經被我們內化于心,幾乎變得像咒語一樣。如何避免患者脫落?從積極地給予詮釋到容納地給予共情,這種轉變有多難?然后,還有所有新手分析師都想知道的問題:中立性是什么?應該保持多大的中立性?什么時候使用躺椅?分析持續多久?如何收費?

        剩下的問題是我們在安東尼諾·費羅的辦公室里討論過程中提出來的,這些問題構成了我們談話的脈絡:我們的話題從理論到技術,從投射性認同、轉換、洞察的治療價值到分析場域中角色的選擇。

        安東尼諾·費羅關于分析場(analytic  field)的觀點是精神分析理論的一個非凡的創新。他跟隨威爾弗雷德·比昂(Wilfred  Bion)的腳步,將分析工作的重點從揭示潛意識內容(這是弗洛伊德的起點)轉變為針對分析師與患者之間關系的隱喻敘事(metaphorical  narrative)。分析中的兩個主體不再被視為相互關聯的身份角色,而是在關系場中相互融合的兩個世界,在不同的時間會生發出許許多多的場景。費羅的精神分析的主旨在于,經由創造故事,使得現有關系中的內隱方面外顯出來?;颊弑粔阂值牟糠?、隱藏在深處的攻擊性因素被鼓勵浮現出來,再與分析師的直覺和敘事能力所能創造的角色相遇。

        當我聽著費羅講述的時候,我覺察到一種奇怪的、令人不安的感覺。有些像我讀到比昂寫的《塔維斯托克研討會》(The  Tavistock  Seminars)時的感覺,又有些像我看到電影《黑客帝國》里面主角尼奧在一個陌生的現實中醒來渾身通著電線時的感覺。

        拋開過去,走向未來。沒有地圖,也沒有什么手冊,離開那些我們已知的事物,迎接那些未知的事物。

        是的,我意識到這本書不會是一本手冊。手冊應該提供安全感,然而在去聽我保存的談話錄音(以便日后整理)的時候,里面當然有信心、決心,但也有無限的疑惑,慰藉則甚少。相反,那些內容讓我感到眩暈。

        意大利歌手喬瓦諾蒂(Jovanotti)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眩暈不是害怕墜落,而是渴望飛翔。

        飛是可怕的。

        自由是可怕的。

        對精神分析及其學術機構進行革新,這個愿景令人生畏,特別是你面前這位講述者遠比那些“謹慎的支持者”更為強烈地想要實現這個愿景。你要冒風險,被他帶到先前你并不想要去的地方。我想到我自己內心深處對那個“已經講了一切”的、不朽的弗洛伊德的抵觸;我想起他在《科學心理學大綱》一文中提出的早期心理–神經模型,在我看來現在應該把那篇文章放進故紙堆了,雖然有些同行頗有異議;我(悄悄地)想到我從來沒有把《夢的解析》一頁不剩地看完過,無論那是因為我腦筋懶惰,還是說明我有一種年輕人的反傳統的自戀,或者是因為我覺得它已經過時了,盡管它曾經如晴空炸雷,至關重要。但是,當今“夢”這個領域已經屬于格倫·加巴德(Glen  Gabbard)、托馬斯·奧格登(Thomas  Ogden)和博林吉耶里(Boringhieri)(他有一本由斯特凡諾·博洛尼尼(Stefano  Bolognini)編輯的關于夢的書,目前已經不容易找到)這些人了。

        費羅,帶著他的誠實,帶著一點“魯莽”,建議我們把弗洛伊德全部的著作存放進學術機構最里面那間儲藏室里。也只有擁有像他那樣堅實的專業背景的人,才膽敢如是說。

        全部?

        甚至《記憶》《重復與修通》《哀傷與抑郁》也要丟進去嗎?是的,其中少數幾篇還是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

        至少從當今臨床實踐與操作技術的角度來看,費羅質疑弗洛伊德的用處,這位“精神分析之父”最終可能會淪落成精神分析的“老爺爺”。[1]

        有那么一瞬間,我發現自己在為弗洛伊德辯護,或者在為分析中的沉默辯護——盡管我在分析會談中講的話比我的許多同事都要多得多,我在為分析開始和結束時的儀式辯護,這些似乎支撐著我看起來還像一個分析師,而不像某個馬戲團的雜耍演員。

        或許,不可避免地,新入行的人們會被那些等著他們的未知事物給嚇到,他們對自身具備的能力也沒什么信心,最終選擇用前幾代分析師的技術和已知事物把自己武裝起來。

        另外,當我發現有人和我一樣認為精神分析亟待與時俱進,我幾乎感到一種狂喜。如果這個世界每隔五年左右的時間就要宣布一次弗洛伊德已死,就像對待保羅·麥卡特尼那樣,那么可能確實是因為我們沒有好好地埋葬弗洛伊德,沒有祭奠完以后好好地活下去,就像有時候我們對待自己的親人那樣。也許精神分析仍然可以被人們視作一種現代的治療工具,而不是像某些有影響力的國際報紙所描述的那樣,成了一種迷人的、帶有宗教教條主義色彩的老式學科;這需要精神分析設法克服自身的某些舊習,比如它在概念上的自我論證,在理論上的武斷固守,它的早期創始人的移情,以及它在文化上表現出來的勢力性,這些使得它在許多人看來并不受歡迎。

        對于我們分析師來說,尤其是年輕分析師,這不僅僅是一個自我認同的問題,也是一個事業追求和金錢投資的問題,還有可能會一直影響到我們退休。我們談論的是我們的未來。

        費羅提出了一種極具誘惑力的工作方法,旨在展望精神分析的未來。

        有時候,他所講的精神分析看起來就像“黑暗原力”:誘人、似乎很容易、有力量。讓人聽了以后很想立馬成為他最忠實的門徒,心甘情愿讓自己被他誘惑;同時,聽了以后也讓人想要退縮,因為“理智”告訴我們:精神分析可沒什么捷徑可走,理想化的翅膀是蠟塑的。

        至少對我來說,這場殘酷的沖突的結果就是打開了一條第三種視角的、有些不舒服的辯證之路。我在想,而且會一直去想:這些觀點在多大程度上與我看待人的方式、看待分析關系的方式是相符的,在多大程度上我可以放棄移情性詮釋或者闡述性詮釋,轉而投身到一種令我著迷但又讓我困惑的敘事游戲中去。

        我認為,這本書的讀者會像我一樣,有些段落讀起來讓人感覺信服,頻頻點頭;有些段落讓人感覺錯愕,看起來太過簡單、太過激進或者太過熱血。

        當然,費羅充滿了一腔熱血。

        費羅是在后克萊因(post-Kleinian)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的,那種文化以尖銳有力的,有時甚至具有侵入性的移情性詮釋為特征。顯然,后來的比昂及其著述讓費羅經歷了一種解放性的轉變:從“對患者進行工作”到“與患者合作”,把患者視為我們最好的同事。費羅的場模型(field  model)是基于最大限度的對稱性和協作性,甚至一些讀者可能會感覺那有些過分、危險、可疑。同樣地,他對弗洛伊德理論的批評看起來可能離得太遠了。

        然而,正如弗洛伊德可以被解讀然后被“遺忘”,我希望并且我認為費羅不介意分享同樣的命運,讓他也成為我們前進中邁出的一步,成為一座火箭發射塔,助力我們朝著人類心靈的未知領域進發。

        那么,讓我們登上“企業號”[2]宇宙飛船,讓我們來聊聊我們即將閱讀的這本指南。

        我們這本書借用了著名小說《銀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的名字,原著中的主人公阿瑟·丹特在星期四的早晨醒來,此時地球外太空正有一支巨型宇宙飛船艦隊,他們向地球上的居民宣布:兩分鐘之后,地球將被化為塵埃,為了給一條新建的超空間高速公路讓路。

        這還不是精神分析的滅亡,但也足夠近了。

        世界行將毀滅,阿瑟和他的酒友福特·普里菲特正打算干了最后幾瓶啤酒。此時福特告訴阿瑟其實他是一位星際旅行者,一個搭星際便車的人,他可以幫阿瑟一個小忙,讓阿瑟也到地球之外的新世界逛一逛。阿瑟只需要帶上一條毛巾[3]和一本《銀河指南》。

        就像埃切瓜揚[4]的論文和彭塔力斯[5]的詞典,《卡拉狄加百科全書》包含了宇宙中的一切事物,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想法和點子:比如如何使用巴別魚,如何把它插入你的耳朵,讓它幫你翻譯宇宙中的所有語言,或者哪些行星的“泛銀河系含漱火爆飲料”的口味最棒,或者如何在穿越冰冷的賈格蘭·貝塔衛星的時候給自己保暖。同樣地,我們這本小指南也為讀者提供了一些貼士,幫助讀者探索在工作中可能會著陸的一些世界:色情性移情、負性移情、投射性認同、關于缺席會談收費的爭執。最后:

        ……盡管這本《指南》有許多遺漏,而且包含了不少胡言亂語,或者至少非常不準確的說法,但是在兩個重要的方面,這本《指南》超越了先前那些年邁而又僵化的作者所寫的東西:

        首先,它價格稍微便宜一些;其次,封面上用大大的、友好的字體寫著“不要害怕”。

        (摘自亞當斯1979年所著小說

        《銀河系漫游指南》第2頁)

        [1]  我指的是在2015年于波士頓召開的國際精神分析協會(IPA)大會上,時任協會主席斯特凡諾·博洛尼尼在發表演講時,重申了讓弗洛伊德成為“祖父”的必要性。

        [2]  “聯邦企業號”(USS  Enterprise)是電視劇《星際迷航》中一艘宇宙飛船的名字。這艘飛船上的船員的使命是“探索陌生的新世界,尋找新的生命和新的文明,勇敢地前往從未有人到過的地方”。

        [3]  “關于這條毛巾,《銀河系漫游指南》還有一些話要說。如指南上所寫,毛巾可謂是一位星際旅行者可以擁有的最有價值的東西了。它非常實用。當你穿越冰冷的賈格蘭·貝塔衛星的時候,你可以用它把自己裹起來,相當保暖;你可以把它鋪在桑托吉尼斯5號星球布滿大理石沙礫的海灘上,呼吸令人陶醉的海水蒸氣;在卡克蘭夫星球的荒漠中,在漫天紅色的星光下,你可以把這條毛巾蓋在身上,美美入睡;你可以把它撐在一艘小木筏上,就像風帆那樣,你就可以順著深沉而舒緩的慕斯河慢慢航行;你把毛巾打濕,就變成了一件跟別人打肉搏戰的武器;用它把你的頭裹起來,就可以驅散有毒氣體,或者避開饑腸轆轆的特拉爾怪獸的注視(這種動物愚蠢得令人發指,它以為你看不見它,它就看不見你);在緊急情況下,你可以揮舞毛巾,發求救信號。當然,如果它看起來還夠干凈的話,你可以用它來擦干自己”(摘自亞當斯1979年所著小說《銀河系漫游指南》第16頁)。

        [4]  Etchegoyen,阿根廷精神分析學家,曾任IPA主席?!g者注

        [5]  Pontalis,法國精神分析學家、哲學家,曾編撰《精神分析詞典》?!g者注



        国产午夜亚洲精品国产_996热re视频精品视频这里_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黄色_欧美精品aaaa_2020国产免费高清视频

            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