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

      3. 樂讀窩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樂讀窩 > 科普學習 >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第6章 輕裝簡行

        書籍名:《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作者:安東尼諾·費羅



        盧卡·尼科里:

        既然我們要長途跋涉,那么最重要的就是攜帶輕便的行李,至少得讓我們試著仔細斟酌。我們的文章中有幾個成功的概念,因為使用頻繁,最終總是被提及。有時候,它們變成了能夠開啟任一扇門的萬能鑰匙。沉思(reverie)——多么詩意而動人的概念,它本身的命運正是如此?!拔矣幸粋€沉思!”仿佛這就是個(神的)顯現(epiphany)。但它到底是什么呀?

        安東尼諾·費羅:

        我將會從格洛特斯坦(Grotstein)在闡釋這一出自比昂的概念時所說的話開始,隨后如野火一般蔓延至所有的精神分析概念,因此沉思即是那些涵蓋性概念(umbrella  concepts)之一,稍候一會兒即可表示萬物,包括它的對立面。有點兒像是“投射性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所以我們無法相互理解。我提倡要非常嚴格地使用這一概念。首先讓我們嘗試在臨床上進行描述,接著再來看看它的理論淵源。臨床上,我認為沉思是一個意象(image),咨詢室里,在分析師頭腦中持續不斷呈現,并且令人煩惱。我們要翻新(retreading)一下我們所提及的分析師的情況,只有當他在某種設置下有一個患者的時候,這個分析師才會存在。持續和煩擾(insistent  and  grating)是兩個重要特征。起初,這件事情便使得分析師感到困擾:他想知道它為何會在腦海中出現,繼而試圖要擺脫它,因為它很煩人,它干擾了你可以隨時傾聽以及接受的心智狀態。這是一種真正強加于分析師的東西。并且分析師會發現,這種強加自身影響的意象通常都與他自己所處的分析情境有關。讓我們舉一個顯而易見的例子,我曾在其他地方討論過:我當時和一個患者在一起,在某一刻,一個帆船的意象開始在我的頭腦中出現,是那種在玻璃瓶中的微縮帆船,或者我會覺得說是它在施加自身(對我)的影響。因為它令我不安,我便嘗試將這個意象從我的腦海中驅逐出去,在第二次接著第三次回到我的頭腦之后,我才屈服:“哦,好吧,我沒辦法趕走這個意象,那么,當然它就一定是有意義的?!痹谶@一點上,只有當我接受了,我才能夠對其進行思考;在我看來很清楚的是,這個意象描繪了一種在分析過程中所經歷的情境,它基本上描述了一場僵局(impasse)。瓶子里有一艘帆船,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并沒有進行旅行。它代表了康拉德[1](Conrad)曾描繪過的情境之一,在他的描述中這艘船發現其所在之處沒有風,它自己也在風平浪靜中一動不動,沒有前往任何地方。在思考那個意象的時候,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變得清晰起來,那即是,我之前沒有意識到我們實際上陷入了分析的困境,我們陷入了僵局。這和隱喻(metaphor)有很大的不同,在某種意義上,隱喻是我使用了意識到事情的意象,最好是和患者分享它。例如,如果我已經意識到在這個分析中我們處于僵局,我可以使用隱喻:“在我看來,我們的處境類似于康拉德描述的那樣,船在海上漂浮,卻沒有風?!边@樣我就用了一個隱喻來共享,并且將一個我已經意識到了的隱喻性的意象轉入敘述。

        沉思的關鍵在于它為我帶來了一些我不知道的東西。這是最重要的差異。

        但是沉思這一概念并非具有普適性。在其后有著一個特定的理論模型——即比昂的理論模型,據此我們有著一個日間夢(daytime  dream)的活動,在這個過程中,所謂的阿爾法()功能,也就是白日夢(diurnal  dream)的母體(matrix),不斷地產生意象。這些意象構建了清醒夢(waking  dream)的夢思,這反過來又將構筑我們的思想和夢的樂高積木,而沉思是這樣一種現象,借此我便能夠觸及這些來自我們感官感覺經由功能塑形而成的磚塊,以及我們每個人所不停建構的心靈。所以嚴格意義上,在一個治療小節中只有當我正在建構并對一系列象形符號(pictograms)——元素的集合并不知曉時才是沉思,某一刻,其中一個象形符號成了我所接觸到的東西,而不再對我隱藏。如此,我目睹了自己精神生活之窗的開啟,這給予了我一把理解的鑰匙,讓我明白在我與患者一起生活的故事里,在那一刻發生了什么。這就像是能夠打開一扇窗戶,夢的思想在此成形,通過這個開口,我們看到了正在形成的電影的框架。因此,我可以推斷出一組關于正在發生之事的有用信息。這一面向與比昂的思想——清醒夢思(waking  dream  thought)的概念緊密相關。此外,因為這一概念指涉了精神分析很多其他的面向,因此對于沉思的理解如同任何時候想到的所有事物,變得非常廣泛了,一切都是沉思,萬物皆是夢般的狀態。然而沉思與此沒有任何的關系,它是一種非常具體的東西。

        盧卡·尼科里:

        你提到了投射性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這也是當前精神分析的另一個大問號。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至少要讀10遍,自己才能得到部分的把握,而我的同事們可以很輕松地談論這個,我對他們的羨慕不止一點點。在極端情況下,患者幾乎可以像操控木偶一樣控制分析師:“患者讓我感到憤怒,接著是無聊,然后他把我弄得麻木了,結果我就睡著了?!?br/>
        在訓練課程中,投射性認同被當成是梅蘭妮·克萊因(Melanie  Klein)所描述的那樣,像是具有強大而原始的防御機制。隨后,比昂以及后來幾代的學者發現了它的交流功能;如今在某些例如關于分析場域(analytical  field)的文本中,它似乎被描繪成了人與人之間關系的連續函數。難道果真如此?

        安東尼諾·費羅:

        即使投射性認同是一個非常寬泛的概念,一個最終匯集一切的“涵蓋性概念”。我還是會對其稍加限制。起初,我有一個關于投射性認同的強烈想法,認為投射性認同發生于一個具體時間,比如午后兩點一刻。然后會有投射性反認同(projective  counter-identification),這個受到投射性認同的人會有怎樣的體驗,他又如何將其修通,等等?,F在,我將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來看待這個問題:我會更多地將它看成是從一個心靈(mind)到另一個心靈微轉移/排泄(micro-evacuations)的連續交換,既是從患者朝向分析師的,也是分析師朝向患者的。這里我們需要用一點俚語(slang):β元素,即感覺,不斷地從一個心靈向其他心靈行進,我們可以稱此為旅行(travel)投射性認同,這個過程越強、β元素越多,就像是小型飛機,尋得一艘航空母艦降落。如果它們找到了一艘航空母艦,那就意味著分析師是具備接受能力的,它們可以降落,如此它們(感覺)也將找到一個情境,可以在其中被代謝和消化,這樣就可能會有一個沉思,作為投射性認同的結果。我們已經討論了沉思,它主要是沿著視覺軸(visual  axis)運行,我們幾乎也都是沿著視覺軸在運行。請記住,所有與夢的工作有關的事物(阿爾法元素的形成,以及在那個時候將實際的情感狀態融合在一起的意象)實際上是根據所有感官器官運作的。我們不僅要討論象形符號,亦即視覺意象,也要涉及聽覺符號、嗅覺符號、動覺符號,也就是說,我們應該將正在處理的所有感官都考慮在內。有一些人,比如音樂家,他們更經常在聽覺登記(register)上運行,而不是視覺;然而,我之所以在談論視覺登記,是因為我想說,我們99%的人類是在視覺登記上運行的。但是為了完整性,我們應該每次都要記住去說到象形符號,嗅覺、聽覺,等等。

        盧卡·尼科里:

        在繼續討論下一個問題之前,我將嘗試通過一項“空運”(airlift)行動來拯救弗洛伊德(Freud),他正在從這場討論中消失。為了衡量我們的處理水平,我們可以說,元素與弗洛伊德所提出的事物表征(thing-presentation)有關系嗎?

        安東尼諾·費羅:

        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我不喜歡對不同的模型進行比較,有些同事非常喜歡談論連續性,但我更喜歡指出間斷點。弗洛伊德主義模型有其自己的完整性和全面性。我不認為提出例如,“自我與α功能的區別是什么”這樣的問題很有用。當然,你提出的可能是一個合理的問題:“事物表征”與“象形符號”有什么關系?但是我真的很喜歡把每一個模型當成仿佛它是自己獨自起作用的。這就像在問德加(Degas)和我最喜歡的畫家畢加索(Picasso)之間的聯系。我只是不好奇罷了。我更喜歡追求畢加索的世界以及德加的世界,而不是去探索畢加索的藍色時期和德加畫作之間在風格上的相似性,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盧卡·尼科里:

        讓我來利用一下你對畢加索的熱愛:在巴塞羅那,有一個專門為他設立的博物館,在前面幾個房間里,我所看到的年輕的畢加索是一位卓越的古典肖像畫家,一位偉大的學術畫家。所以他選擇把那些他知道得很清楚的專業路線放置一旁,將自己投身于一種新的風格,所以他為奧格登(Ogden)關于忘記精神分析去和每個患者一起發現未知的說法,提供了一個直觀的例子。那么,我們是否可以說,遺忘“學院派”精神分析的操作只能在習得它之后才能完成?習得一種經典模型對于接下來離開它繼而走得更遠是必要的嗎?或者并非必要嗎?

        安東尼諾·費羅:

        恐怕來點兒西點軍校[2](West  Point)是有必要的。然后你就可以從那里走向其他路徑和道路了。這里,我不認為西點軍校就需要是弗洛伊德主義的模型。我接受過西點軍校的訓練,是非常嚴格的克萊因主義模型。我們通常把元心理學和弗洛伊德的心理理論等同起來,誰說的?元心理學可以是弗洛伊德主義的、克萊因主義的、比昂學派的,等等。

        我認為為了能夠脫離它,一個正式起步的成員資格恰恰是需要的,所以我喜歡在畢加索(博物館)的前幾間展室內放置一些較為經典的畫作。當然,畢加索正如比昂一樣,后來經歷了發展。在他的早期著作中有一個包含98%克萊因主義的比昂。然后他繼續解放自己,不知怎么就背叛了克萊因的教誨,以一種絕對是災難性的方式進行了創新。但是在他的工作上,比昂與其患者直到結束仍舊保留著克萊因的方式。然而,作為一個理論家,他取得了真正的突破,向我們介紹了全新的、以前不可想象的工具,如α功能、清醒夢思、清醒夢。然后他在其圣保羅、紐約、洛杉磯的督導研討會上制造了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進展,我們可以在他的工作中真正地看到一個天才,他已經完全顛覆了以前的思維方式,以至于一些非常正統的克萊因主義者聲稱,1962年之后比昂瘋了。他瘋了,因為從1962年起,他不再是一個克萊因主義者,一條全新的路徑開始閃耀。

        我想要找一個培訓機構,在那里他們教授濃厚的比昂主義心理學,但是20年后,它也會遭受背叛,經歷過時,以及被人摒棄。真正重要的是步伐的觀念:我們曾經邁開的步伐將我們帶到今日所處的位置,但是我們也必須要采取更多有望的措施來把我們再次引向其他地方。正統的想法反而是與之相反的,它是我們都認同的已知事物。例如,沒有哪個法國分析師的工作不把性別以及代際間的差異作為重點的。實際上,除了在美國,很少有著作不在前5頁中大量引用弗洛伊德,我認為這就是正統故步自封的絕對代表。

        盧卡·尼科里:

        那么讓我們來看看比昂的心理學。雖然諸如詮釋(interpretation)、洞察(insight)、修通(working  through)等詞匯都屬于分析性語言,但對比昂來說,轉化(transformation)是很晚才進入精神分析爭論的。我搜索了主要國際期刊的檔案,在20世紀60年代之前,除了廣義上的轉化,這個詞并不存在。在意大利,人們差不多在八九十年代才有所談及。在你看來,轉化在當代精神分析中的作用,以及它與詮釋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呢?

        安東尼諾·費羅:

        我想說的是,詮釋總是一種解碼(deciphering)過程,也就是說,患者說了一些話,分析師詮釋說:“你認為你告訴我是這件事,但你實際上告訴我的是另一件?!彼运窃谄谱g(deciphered),他給出了一個解碼密鑰,從完全荒謬的解譯到不那么荒謬,這取決于個案的具體情況。我想到了督導中一些極端的案例,患者說他喜歡在早上用牛奶浸泡他的餅干,這就意味著他想和他的女朋友做愛。因為轉化的概念在他的思想中是內在固有的,所以這里與比昂(的思想)就發生了強烈的間斷。在經典思想中詮釋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與洞察有關:你在向我訴說的是這件事,但實際上你告訴我的另有其事;我來讓你意識到這一隱藏著的無意識信息。與此不同的是,比昂的思想充滿轉化的觀念,不僅是在分析小節的情境中,并且在此之前,治療行為實際上也是β元素的轉化,即對感覺、一團團的感覺、原始心靈(proto-mental)碎片的轉化,成為α元素,即朝向意象的方向轉化。精神分析工作基本上就是這些原始情緒(proto-emotional)、原始象征(proto-significant)、“原始的一切”之狀態,進入意象中,接著是敘事(narremes),進入敘事的集合也就是在敘事中轉化,并且通過這些過程我們促成了思想和情緒的建構,也基本上是無意識的建構。對于比昂而言,轉化元素在分析小節中也非常重要?;颊咭驗槲柑鄱M入分析,然后在小節的尾聲,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并不會出現如“你的肚子疼是因為這個原因”一般的解釋,也不會存在發現以及洞察,但是胃疼的情況會有所消退,并且取而代之的是你有了一些意象、建構、傳說和故事。所以,你不再胃痛,而是以“說你殺了一個人”結束了這一節談話,或者你做過一個夢,在夢里你殺死了一個人,一個正在纏著你讓你感到煩擾的人。沒有理由去說,是這個分析師,或者父親或母親進入了這個場景,相反你拍了一部關于某人想要殺死其他人的電影,然后我們就會看到。

        盧卡·尼科里:

        原始情緒,β元素:在臨床實踐中,難道它們不會遭受風險,變成某種模糊的概念,成為一個人頭腦中(或者在這一場域的角落里)上演的一籮筐壞事嗎?

        安東尼諾·費羅:

        好吧,我認為β元素、α元素和(對于)破壞性的措辭可能是我們與自己保持距離的一種方式,試圖讓那些屬于我們的在我們內心深處糟糕的內容變得更系統有序一些。所以,我認為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在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些非常糟糕的方面,通常是出于防御的原因,也常常是與痛苦有關,但那是分析必須要處理的。因為這些有效運轉的,或者運行無效的,這些糟粕重災區是我們最需要去處理的。我們必須能夠夢到它們,通過做夢,使之發生轉化。

        盧卡·尼科里:

        我真的非常喜歡弗洛伊德的座右銘,在其多義性和歧義性上很是絕妙,而有時意大利語的翻譯會忽略掉這點,如“它在哪里,我也在哪里”(Wo  Es  war,soll  Ich  werden)。本我(id)之所在,“它”(it)亦存,而我(I)、自我(ego)也將同在一處:這個“我”既作為身份認同(identity),我自己,也是精神上自我覺知(self-conscious)的自我。換句話說,我需要更多地了解我自己、我的欲望和我的沖突:要緊的是一種有意識的知曉(knowledge),一種自我表征。我不知道,想問問你們,在他所描述的這個轉化的游戲中,轉化能力的發展是否與對自己的有意識的知曉有關,或者說,吊詭的是α功能的發展是否可以讓患者感覺更好,而不伴隨在意識層面對他自己產生更多的發現。

        安東尼諾·費羅:

        如果極端一點來考慮,我認為分析可以導致患者開發自己的思考工具,學會在遭受原始情緒狀態轟炸的時候使用它們,讓自己感覺更好,換句話說,我認為患者是能夠不斷轉化原始情緒和原始感覺狀態,把它們變成更容易理解的東西的。也許這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我意識增強的邏輯結果,但這只是部分原因。我認為,洞察力失去了它的核心重要性,而這恰恰有利于我們促進轉化,并且有利于獲得讓我們以更好的方式在心智上發揮作用的工具,而不是對我們的了解。并不是說每一個受到比昂或者其他人啟發影響的精神分析都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每一種分析都會奏效,因為即便對此并不知曉,分析師和患者也會修通,代謝并且將β元素轉化為意象。也就是說,即使是在人們所謂的科胡特或者弗洛伊德主義的分析中,存在著一個持續的轉化,它并非開啟這個(轉化)過程的歷史重建,而是在某種意義上支持這些轉化的方法。事實上,我認為精神分析的研究基本上是指自精神分析開始,給在咨詢室里發生的事件命名。投射性認同并不是從克萊因開始的,同樣的事情也適用于沉思:這些過程從兩個個體保持著一種治療距離,出現在同一個房間里的那個時刻起就在那兒了。精神分析研究就是在找出上面提到的兩個人在那間屋子里除了交談以外,還做了什么事情。

        盧卡·尼科里:

        一個房間里的兩個人處于一段關系中,關系精神分析(relational  psychoanalysis)、克萊因及比昂學派的方法都會認可這個議題的中心(地位)。那么在你看來,這些工作模式的主要區別和相似之處是什么?

        安東尼諾·費羅:

        考慮到技術方面,我認為存在一些差異,而且是非常明顯的差異??巳R因模式要求一種更加主動和解釋性的方法。實際上它所期待的是對于身體幻想的解釋,和一種持續的關于移情的詮釋。比昂模式一開始也接受了移情詮釋的中心地位。兩者還有一個共同的概念,即在分析場景中有兩個主角(protagonists)。在所有這些模型中,我認為共同特點是分析關系的中心性,即使在克萊因和比昂模型中,關系是從內部幻想的角度來評估的。然而,不止有一個人存在是一個重要的事實,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被看成兩人心靈(minds)之間交流的結果。

        在他后來的作品中,比昂放棄了分析中立的概念,從那時起,任何轉化的起始點都暗示著兩個心靈在工作中的相互作用。

        相比關系模型,我更熟悉克萊因和比昂的工作方式,但我認為(在它們之間)有幾個共同的見解。精神分析中最重要的一個面向并不是過去或者童年期間發生的事情,而是分析小節的“此時此地”(here  and  now)中患者與分析師之間的關系,并且轉化就恰好發生于“此時此地”。

        [1]  “內莉,一艘游弋的小帆船,擺動著她的錨,但船帆未見鼓動,她是靜止的。洪水來了,風近乎平靜,她被困在了河上,唯一的辦法就是等著潮水轉向的時候?!疤┪钍亢樱═hames)的近海河道在我們面前延伸,就像一條漫長的水道的開始。海面上,大海和天空毫無縫隙地融合在一起,在明亮之處,駁船古銅色的船帆與潮汐一同飄(漂)動,似乎是伴著浸漬過的精神之光,靜止在紅色的帆布上,急劇地達到頂峰?!薄s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

        [2]  西點軍校,在紐約州,美國軍事學院所在地。在戰爭電影中,它成了著名的訓練基地。

        国产午夜亚洲精品国产_996热re视频精品视频这里_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黄色_欧美精品aaaa_2020国产免费高清视频

            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