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

      3. 樂讀窩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樂讀窩 > 科普學習 > 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第8章 技術議題

        書籍名:《星際漫游:當代精神分析指南》    作者:安東尼諾·費羅



        盧卡·尼科里:

        你說的是藝術家的觸覺、直覺,還有一點點嗅覺。如果你是一位分析師,在分析中開口之前,你需要考慮多少事情呢?

        安東尼諾·費羅:

        好吧,如果你是患者的話這就是即刻的事情:你就只是講話。做個患者要簡單得多。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為何事。理想情況下,我們應該有一個像患者一樣的分析師,他能講述出他的心之所向,或者嗅腦(rhinencephalon)之所向,或者情緒之所向,但我認為這些都是一年才乍現一次的精湛技藝。

        事實上,分析師應該至少在很小的程度上采取甚至所謂的消極能力(negative  capability)為導向的治療舉措,也就是知道“如何通過等待才能獲得理解”的能力,引入最少的角色來推動故事向前發展。這就像是拍攝一部穿越沙漠的美國高速公路電影,汽車在沙漠中停下幾個小時后,第一位分析師也許會引入一頭驢,第二位則引入了一頭牛,第三位則引入一個加油站。分析小節必須要裝扮一下,即便是引入一些隨后允許故事擴展和發展的角色。我要強調的一點是,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讓我們沒有覺察到的事情能夠發生。也就是說,我們的興趣點總是那些還不知道的、無意識的,或者是用無意識構建的東西,盡管“無意識”這個詞是那些被用濫的術語之一,但我認為,我們仍將不得不再接著使用幾十年。我希望在未來的幾十年里,我們會發現一個更具啟發性、更有力的詞;然而,今天,當然還有明天,以及在未來的5年時間里,我認為我們還得繼續當個無意識或者無意識構念方面的專家。這不是一個我們可以擺脫的詞或者概念,不管它的含義是什么,弗洛伊德用一種方式詮釋這一事實(指無意識所指的現象),克萊因用了另一種,但是比昂用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來解釋。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與我們相關的被詛咒的地方。

        盧卡·尼科里:

        無意識,是心靈的處所還是功能?

        安東尼諾·費羅:

        功能,這是毫無疑問的。有一個詞是斯維塔瑞斯(Civitarese,2014)發明的,“使無意識”(inconsciare,意大利語,動詞)[1],這個詞語也有一些性的意味,會讓人聯想到大腿(thighs)[2],所以作為一個詞,它充滿了指涉(references),甚至是感官情欲的(sensual-erotic)、弗洛伊德式的激情。這是一個美麗的詞語,因為這是我們要回答的問題,即我們怎么能夠做到使無意識這一點(manage  to  inconsciare)。這就是我們的未來。我覺得斯維塔瑞斯很好地定義了它,建構和訓練無意識是比昂的想法,盡管如此,斯維塔瑞斯卻能用創造新詞的方式明確我們在工作中真正應該做的事情——能夠進行無意識的交流,進行一種遺落式的交流(missed  communications)。也就是說,使無意識和做夢就是我們的目標,或者說是通過做夢得以無意識。在比昂以及后比昂(的思想)中,夢、如夢(dreamlike)和無意識之間,存在著連續的反復,這是我們仍然需要仔細檢視的東西。不幸的是,當我們不去查看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們會說“是的,在1922年弗洛伊德……這兩大原則……”那真是莫大的損失。這就像是舍棄乘坐《星際迷航》(Star  Trek)中的宇宙飛船去探索未知的空間,反而去了博物館。我們還是可以去博物館,也總有時間去博物館的,但是,在乘坐星際迷航中的飛船到另一個星系,進入黑洞,去其他的世界,這件事和去盧浮宮之間……嗯,盧浮宮很漂亮,但我們退休后也還可以去參觀;只要我們能去的話,還是讓我們去探索另外的世界,其他地方,其他的無處之所(non-places)。我們應該是偉大的探索家,而不是昆蟲學家。

        盧卡·尼科里:

        這種探索的想法暗示著進入未知世界的旅程。所以,當一個新手分析師在許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之間采取行動時,他會覺得自己的責任更沉重了,這涉及選擇哪條路徑去遵循,因為我可以做無數種開場白。人們想知道什么樣的路徑可以把患者帶去有意義的地方,從而幫助到他。我在想,憑感覺飛行會有多么危險;我害怕的是,自己在說話的同時也在付諸行動。一位沒有40年的經驗,卻想成為一名藝術大師的分析師,可能最終會踩到他患者的腳趾頭,想象一下他們在一起度過了愉快的旅程,可是患者感覺受到了虐待。

        安東尼諾·費羅:

        有一篇舊文章,我不記得作者了,它談到了詮釋不當(misinterpretation)的積極影響。所以我們不應該認為錯誤的干預或微小舉動是不可磨滅的污點;我們需要一種更像克里斯托弗神父的態度,即對于純潔的人來說,一切都是純潔的(omnia  munda  mundis)[3];如果一個分析師用純潔的靈魂做某事,那就不是什么大罪。我所知道的是,很少有分析因為分析師多說或少說一個詞而被破壞。我認為重要的是,分析師應該是純潔的,就像克里斯托弗神父說的那樣“對于純潔的人來說,一切都是純潔的”。如果分析師是不誠實的、惡棍、騙子或者一個墮落的人,抑或他有一顆清白的心,患者會很清楚?;颊咧?,也能覺察到這一點,并且完全是有意識的,所以我不會太擔心技術上的錯誤;如果一個人犯了技術上的錯誤,他也能解決這個問題。如果畫作沾有污跡的話,畫家是可以做出修補的。比如在這幅畫中,有一個女式拎包很糟糕,但其余的都很漂亮,帶著紐約一月份下午3點鐘的氣息,天色開始暗下來,氣溫低于20℃,這就是紐約。好,所以是女式拎包出了問題,但它根本不會影響到(整幅)畫面。

        分析師們太多時候將自己投身于微不足道的細節了,我并不想要冒犯別人,但是我認為我們一直在盯著精神發育不全的(oligophrenic)細節,就像在羅夏墨跡測驗[4]里那樣,但是其實我們應該堅持做的是去尋找情境所產生的效果,比如“對色彩的總體反應”,等等。誰先說話、誰第二個說話、與患者保持25分鐘的沉默,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很愚蠢。扯來扯去,確立誰在這兩人中居于主導地位,宣稱“我要在這里制定規則”,這些有什么意義?

        盧卡·尼科里:

        在這一點上,如果你也懷疑“沉默”,那么你得回答一個問題!從理論上講,分析師的沉默促進了退行(regression)的狀態,這種意識思維的脫軌(derailment)使初級思維(primary  thought)更容易出現,欲望、口誤、移情和其他一切過去被阻止的東西也會更容易浮現。你是怎么看的呢?

        安東尼諾·費羅:

        我將以一種迂回的方式回答(上面這個問題):我認為只有當我沉思時,我才會脫軌(derail),而且考慮到我在心理上的運作風格,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是那種很少會有沉思的分析師。我的工作風格是這樣的,有時在一個小節中會出現幾個意象,然后使用它們并不總是像我之前所舉的例子那樣簡單。通常,其意義仍舊會有點神秘,有時你不得不去對其進行處理;用老式的語言來描述的話,沉思是一種在分析小節中完成的反移情的微夢(micro-dream)。我所經歷過的另一種脫軌是在我睡著的時候。如果一個人(分析師)睡著了,那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他睡著了,而且不是因為昨天晚上沒有睡覺,那么這個患者借以讓他的野獸、那些獅子和獵豹去睡覺的防御,就變得危如累卵了。情況不再那么與世隔絕了,“鴉片正在發揮作用”,患者一直用來對抗他的原始情緒的睡眠式防御,在這個場域顯現了出來;它現在傳染給了分析師,所以被麻醉的分析師也睡著了。這是從遲鈍狀態清醒起來的第一個階段,把那些昏昏欲睡的豺狼虎豹喚醒起來,而在此刻之前它們都在蟄伏(hibernated)。所以,睡著實際上是兩人分享蟄伏狀態的時刻,并且從那里啟程,你就能開始對情境“去蟄伏”(de-hibernate)了。除此之外,我想我一直都比較警醒,因為最終是患者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在舞臺上,雖然也利用了我的合作,所以沒有什么特別的秘密需要揭露或者突然冒出來。否則我們就會回到(舊的)無意識的觀點,認為它是預先建立的,已經存在的,是患者的一部分,我必須讓它浮現出來。我們與無意識一起游戲,我們構建它,我們通過與分裂的部分一起玩的游戲、通過在分析中顯現的部分,日復一日地依靠我們自己來完成它。重要的是分析性的傾聽。有一個非常拘謹的患者報告了她做的一個夢:一天,她遇見一個人走下樓梯到我的辦公室去,那是一個身著裙子、非常性感的金發女郎。這個角色到底是誰呢?我們讓她走下樓梯,為何我們還得關心是誰走下了樓梯呢?很明顯,這個患者把迷人的、性感的、身穿裙子的女人這一面帶入這一場域,這是她還不能認同的部分。所以,也許這是自體分裂的一部分。沒準兒有人會說,“可是那個女人的頭發到底是什么顏色的呢?”我在這里只是開個玩笑,因為患者也是金發這件事情是非常清楚的了?;蛘吣阋部梢蚤_玩笑,詢問這個神秘的女人是從哪里來的,我們不知道,但是當這位美麗的女人擦著唇膏、身著性感裙裝走進來的那一刻,這間辦公室就迎來了一位新角色,訴說著一些有關生活的基本方面的事,也許是一部新電影的開頭,例如瑪麗蓮·夢露的《七年之癢》(The  Seven  Year  Itch)。每一個進來的角色都會打開新的可能性空間,但我們之前常常把這個過程搞得跟耶穌赴難一樣,我不知道為什么在精神分析當中對于痛苦有如此的執迷。

        痛苦當然是存在的,在生活中也是有痛苦的,但是我們不應該將痛苦理想化成是一件好事的樣子而沉湎其中,因為我們已經在分離、隔閡、死亡和疾病中承受了太多苦痛——祝愿我們能有些好運吧,所以讓我們試著也在分析中做些其他的事情吧。分析應該是一種樂趣,應該是一款游戲,但也應該是一款你可以像在德·菲利普(De  Filippo)[5]的戲劇中那樣玩的游戲,其中你經常會玩到一些悲劇性的主題。想想《這些幽靈》(These  Ghosts)或者《費魯美娜》(Filumena  Marturano);無論你怎么玩耍,戲劇是一場游戲。并且分析是游戲的一種形式,對此沒什么更多要說的了。最好是去分享,允許患者享受游戲的樂趣,這種操作在貝尼尼[6]關于奧斯維辛的電影《美麗人生》(Life  is  Beautiful)里呈現過,這部電影受到了嚴厲的批評,很多人覺得可怕和怪異。我覺得貝尼尼的觀點,就是設法把關于一個可怕事物的想法變得對兒童來說可以忍受,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你必須要知道怎樣做游戲:在我看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并且十分符合道德規范。

        盧卡·尼科里:

        想到《美麗人生》這部我特別喜歡的電影,我就非常驚訝,像電影里的那個孩子,怎么能夠真正領會那個被掩蓋了的現實,這個現實的情感意義完全遭到扭曲,縱然是以一種看似積極的方式被扭曲的。

        安東尼諾·費羅:

        我們的精神生活讓我們得以生存,即使它也讓我們徹底糊涂:防御即是謊言,謊言就是讓人變得糊涂。假如我們停下來想一想,在某一刻也許我們會有個破裂的動脈瘤,所有可能發生的不幸,從急性腦膜炎到心臟病發作,再到腫瘤,如果這么想我們就會永遠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所以我們用全能、用否認來自衛。恰當地組合這些東西(指防御)使我們活著,令我們愉悅,因為我們剛買了一些意大利面做晚餐。

        盧卡·尼科里:

        從剛才我們談到心臟病和腫瘤,我就覺得有點兒焦慮,所以我們還是回到沉默的問題上來吧。

        安東尼諾·費羅:

        沉默。

        我不明白我們為什么必須要沉默,除非是在交流中的激烈時刻,也可能會有靜默的詩意時分。但是我無法忍受一個分析師為了沉默而去沉默!我把一位同事的女兒轉介給了另一位同事,她覺得(與她的分析師在一起)非常不舒服;接著6個月以后她回來(見到我)并表達了這樣一個要求:“再告訴我一個分析師的名字,只要他能說話就行?!彼胍晃粫f些什么的分析師,一個會參與討論的人。眼下,這個沉默的分析師就是獅身人面像,托生于石頭,就像是你在羅馬花園中發現的那些雕像中的其中一座?;钪?!

        盧卡·尼科里:

        在博洛尼亞(Bologna,意大利城市),格勞科·卡洛尼(Glauco  Carloni)認為,比起沉默,分析師更容易因為說出某些話來而后悔。

        安東尼諾·費羅:

        當然了,一個說話不多的分析師比說話多的分析師所說的廢話更少,但是我們應該放廢話一馬。人們所說的諸多事情里,有些也許是無稽之談,另一些也許并不是。

        盧卡·尼科里:

        可是,如果你說的話少一些,所被聽見的也許就更多,這也是真的。這些話會更加珍貴。

        安東尼諾·費羅:

        我兩個叔叔曾一起旅行,他們從巴勒莫(Palermo)出發到那不勒斯(Naples),一句話也沒有說。一到那不勒斯,他們就爬上沃梅羅山(Vomero),其中一個從上面望著海灣,做了這個手勢(伸出胳膊,好像在表示海灣躺在他面前),另一個叔叔做了個手勢予以回應(好像在說“太棒了”)。這次交流之后,他們從那不勒斯向巴勒莫往回走,再沒作聲。這樣可以嗎?要是他們喜歡的話,好吧,為什么不呢?可生命短暫,有太多事情我們可以告訴彼此,讓我們談談吧!

        [1]  英譯者注:inconsciare是一個從inconscio(失去意識的)(英語中,unconscious指無意識的)衍生出來的動詞。我們可以把它翻譯成:使無意識(unconsciate)。

        [2]  英譯者注:不宜翻譯的文字游戲,inconsciare(unconsciate使無意識)以及cosce(It.thighs它。大腿)。

        [3]  拉丁語:“對于純潔的人來說,一切都是純潔的?!?br/>
        [4]  在羅夏測驗的評分系統中,一個智力發育不全的細節被定義為一種反應,在這種反應中,當本來應該看到整體刺激的時候只有其中一部分被看見。

        [5]  英譯者注:厄多爾多·德·菲利普(Eduardo  De  Filippo,1900~1984)是意大利演員兼劇作家。他的作品經常是融合了戲劇與滑稽劇的特點?!哆@些幽靈》和《費魯美娜》是他最著名的兩部作品。

        [6]  Benigni,意大利著名喜劇演員兼導演?!g者注

        国产午夜亚洲精品国产_996热re视频精品视频这里_欧美大片在线观看完整版黄色_欧美精品aaaa_2020国产免费高清视频

            1. <td id="5uide"><ruby id="5uide"></ruby></td>
            2. <track id="5uide"></track>